澳大利亚移民调整政策

2015-02-11 16:37   编辑:   来源:   

最近几月,接连从新闻上看到一些澳大利亚移民局的调整政策,大致总结如下:
 2014年4月,澳洲移民局开始500万澳币重大投资移民签证(SIV)修改的意见征集。在新一轮的修改中,现有贷款方式很可能被暂停。澳洲投资移民的金额本就较其他国家高,一些中小企业主以500万澳币投资作抵押向银行贷款,出资实际上少于500万澳币,资金压力多多少少可减轻一些。而如今这一贷款方式被叫停,无疑又提高了重大投资移民的门槛。
 从6月2日起,澳洲移民局叫停所有除配偶、子女和付费类父母移民签证以外的全部8类家庭团聚签证。该政策实施后,移民们只能通过“付费父母移民”政策来资助父母亲移民。考虑到移民申请费和医疗费用,资助父母双方的费用将是巨大的(目前双方父母移民申请成本是12.546万元,单亲的申请成本5.949万元,且之后可能调增)。这一政策调整,无疑给澳洲移民群体,尤其是讲求孝顺父母传统的中国移民家庭带来沉重打击。 
 回顾这些年来澳洲移民政策的转变,明显有一种日益收紧的趋势。2003年到2011年间,澳洲实施163商业移民签证。这个时期的要求较为简单,大多数澳洲投资移民申请人一般先申请4年临时居留签证,然后在澳洲当地进行实业投资,待企业的营业额、利润以及投资人占公司股份达到一定标准后,就可以拿到绿卡。由于条件较为宽松,163曾受到华人的热烈追捧,一批中国的富裕阶层借助这一通道实现了移民梦。后来随着申请人数的不断增多,移民局开始大幅度上调投资移民的门槛,并于2011年取消163,转变为现在的188投资移民签证。而结合目前的情况来看,现在的188对于申请人的要求也愈来愈高。

为何前“松”后“紧” 
 澳洲的移民政策为何前“松”后“紧”,前“恭”后“倨”?睿邦移民专家认为,这归根结底是受移民输出国和输入国的经济社会状况演变的影响。
 从输出国的角度来说,中国社会财富不断积累,一批富裕阶层急剧增多,并出于对优质居住环境和生活质量的追求而产生移民诉求,投资移民大军不断壮大,需求日益旺盛。常言道“水涨船高”,申请人数急剧增加,限制性的门槛也就随之提高。
 而从输入国的角度来说,移民政策的制定者一方面出于刺激经济的利益需求,对移民敞开大门,吸收劳动力、财富和人才;另一方面又迫于国内的政党斗争和民众舆论压力,担心大批移民的进入会导致社会问题和矛盾的激化,于是通过提高门槛、收紧移民政策来控制移民的数量和质量。简而言之,移民政策的制定者既希望最大化移民带来的经济利益,又希望最小化由此而产生的社会矛盾(即便某些成因复杂的社会问题盾例如房价飞涨、失业率高企等是被恶意“栽赃”到移民身上),以期取得自身的平衡。

 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加拿大、澳洲等国纷纷缩紧移民政策。加拿大于今年2月终止投资移民项目,其原因是“经该项目进入加拿大的移民,所交税款和在该国获得薪资均少于以其他方式进入加拿大的移民”,即该项目没能产生预期的提高税收和就业的效益。而澳洲总理艾伯特在对移民部叫停家庭团聚签证的回应中暗示,“澳洲只属于真正的澳洲人”,政策制定者认为移民们年迈的父母既不能产生劳动力,也不能贡献财力或智力,是社会的负担;而限制他们居留澳洲可以缓和舆论压力并提高民望。
 


Copyright 2015 Raybong international has been in Beijing City Administration for Industry and commerce registration. 版权所有:睿邦国际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招商局大厦18层   电话:010-5718 3781   技术支持:快线软件   开心一笑
友情链接:快线软件 中医培训 石家庄建站 石家庄律师 石家庄律师 电梯刷卡 石家庄租车 石家庄租车 石家庄律师 网站优化 申请加入